上官鼎小说全集

菡苕香销翠叶残,西风愁起绿波间;还与容光共憔悴,不堪看!细雨梦回鸡塞远,小楼吹澈玉笙寒;多少泪珠何限恨,倚阑干。上面这...
武天洪是个二十岁的少年,身材不高不矮,不胖不瘦,生得恰到好处,椭圆的面庞儿,料想原来一定是很白嫩细润的,如今却被夏天的...
平静了二十年后的江湖,突被武林公颂为神人的东海奇叟和大漠异人,为印证武学,双双拚死天山摩云峰,血迹淋漓的襟衣上血书着两...

《孤剑》

上官鼎
寒风凛洌,白雪飘飞,粉铺银陈的荆襄道上,这时正有一位腰悬长剑,二十左右的青衫少年踏雪疾行。青衫少年满面风尘,行状匆匆,...
时序人秋,气爽天凉,在北方正是青纱帐起,江湖多事之季。由于原野间生长着茂密的高达丈余的夹道高粱,将原来的交通大路,变为...
二楞子真不含糊,杯到酒干,眨眼的工夫,八九杯烧刀子下了肚。酒杯一放,运筷如飞,一直眉,一瞪眼,一伸脖子,三颗干炸丸子一...
日正当中。那座奇特的高峰孤独地脾脱着四周的山峦,说也奇怪,那座山峰与四周都脱了节,周围的山峦就没有一座与它相连,就更不...
陇西,祁连山,无名洞。开春时节,天正飘着鹅毛大雪……三更时分,忽见一条人影,窜入洞内,看模样顶多不过三十来岁,生得十分...
天黑得像墨一样,虽然看不见,但可知满天浓厚的乌云定然层层密布。偶尔一两阵骤雨,打在树叶上发出急促而有节奏的声响,阵阵电...
这不是梦,却有着梦样的清晰。他仿佛进了一间巨宅围坐在大桌前,许多人频频向他敬酒,在盛情难却、恭敬不如从命的情形下,他连...
斗室之内,两丈见方,一张梨木方桌,三张高背梨木椅,四壁各插着一枝儿臂般粗的蜡烛,夜风自气孔中吹了进来,烛光摇晃,忽明忽...

《神仙府》

上官鼎
城外,靠释道边倏右人起了一座二进楼房,建造完成的馆二天,楼门悬出一块写著「神仙楼”三字的横匾。大门二旁还挂著一付别出心...
顺着这幽谷,蜿蜒而入……是一片茂密的丛林,雄踞山中。密林漫云,旁临万丈深壑,古木夹道,怪石嶙峋。这个地方,有个惊人的名...

《沉沙谷》

上官鼎
月色如水,寒风肆劲。空阔的草原边的峭壁上,这时候有一批人围在那儿,瞧他们指手画脚,像是争论不休。这深夜,这荒野,连犬吠...

《铁骨门》

上官鼎
黑夜渐渐消逝,东方的水平线上,隐隐现出一丝鱼肚白色。强劲的冷风,呼啸着在海面上飞掠而过。那激立如山的狂涛,一波接着一波...
月沉星隐,北风怒吼。这是初冬一个夜晚,大地一片漆黑、昏暗。“北榕镇”外——“鬼狼坡”,这是一条极端阴森、恐怖的岗岭山坡...
前面双槐树,就是大王庄。这是一个风萧萧、雨绵绵的秋夜,偶尔有一声两声犬吠鸡啼,更显得这寒夜凄凉恐怖。夜色阴沉,凄风苦雨...

《长干行》

上官鼎
时间倒溯至三百年前;这个故事开始的时候——锦州,山海关外,北风怒号,雪花虽然渐渐停了,但是风却是愈来愈劲。灰色的天穹,...
黑夜,像一块无与朋比的巨大布幕,笼罩着整个大地。天空密层结集的乌云,阻住了那灿烂的月光和闪烁的星光。远处隐传来海涛的怒...

《铁骑令》

上官鼎
丰原城西郊的“谢家墓地”乃是畔着一个不大不小的林子,荒凉地倘佯在山麓之下。由于树林生得很密,是以天光很难透过,墓地里益...
1 2